河南省示范性高中  河南省魯山縣第一高級中學歡迎您!   設為首頁        加入收藏       聯系我們
當前位置:首頁>德秀雜志>教學文摘

賢侯德政愛民深 琴臺善政有誰同——尋訪“音樂縣令”元德秀與魯山琴臺

發布人:魯山縣一高    發布時間:2018-04-24    瀏覽:3783次

    在今魯山縣城中心區有條熱鬧的街道叫琴臺街,琴臺街西段魯山二高西墻外,有一高十五六米的土壟,占地約二百平方米,雜樹叢生。然而可別小看這個地方,她就是大名鼎鼎的——琴臺。

    清康熙年間魯山縣令傅燮詗寫過一首《琴臺懷古》,詩中這樣寫到:

    層臺百尺倚城邊,仙令風流歷歲年。春望柳翻千樹浪,朝看云織萬家煙。

    琴聲已逐前朝歇,德澤還從故老傳。慚愧于今千載下,可能無負魯陽天。

    琴臺,也就是詩中所說的“百尺層臺”,元德秀,即為詩中所寫的“仙令”。古琴臺,為唐朝精通音律的魯山縣令元德秀所建,原為魯山八景之一,歷代縣志均有記述,《漢語大辭典》稱它為全國四大琴臺之一,現為平頂山市文物保護單位。

    元德秀字紫芝,河南陸渾(今嵩縣境內)人。幼年喪父,家境貧寒,但他天資聰慧,滿腹經綸、酷愛古琴。少年時父兄相繼去世,家境日漸貧困,但他苦讀不輟,且孝敬母親,逢鄉試、會試,他不忍離開老母,便拉板車載母同往,還千里迢迢背著老娘赴京應試,賢孝聞于四方。被舉為孝廉,開元二十一年擢進士科。開元二十三年元德秀調任魯山縣令。從此,這位精通音律的“七品琴師”,便按照“安上治民,莫善于禮;移風易俗,莫善于樂”的儒家經典理論,獨辟蹊徑,探索嘗試。

    開元二十三年唐對回紇用兵勝利,唐玄宗駕游東都洛陽,在五鳳樓下搭設舞臺,詔令三百里內的刺史縣令,率能歌善舞之伶人,俱赴東都五風樓前獻藝。四方刺史、縣令接詔后,為了媚上邀功,不顧百姓死活,慌忙精選美女,趕制車輛服裝。懷州刺史更獨出心裁,不僅讓數百名歌女,俱著綾羅錦繡,戴環佩珠翠,連拉車黃牛都披紅掛彩,扮作犀象虎豹之狀。唯獨元德秀,像“雞立鶴群”一樣親攜古琴,僅帶民間歌女數人,舞衣樸素大方,在五鳳樓前聯袂演唱反映民間疾苦、哀嘆一米一粟來之不易的《于蒍》歌。

    大概是唐玄宗聽膩了歌功頌德之音,猛然換換口味,頓覺耳目清新,對元德秀所獻村歌連聲夸獎道:“妙哉!妙哉!真乃堯舜之風、圣賢之音哉!”并對身邊的宰相說:“天下官吏,若都像懷州刺史一樣揮金如土,百姓將難免涂炭之災。”因將懷州刺史削職為民,同時免去了魯山三年賦稅和徭役,并賞元德秀黃金千兩,命他置田買地,永享榮華富貴。

    誰知元德秀回縣后,將黃金用于沙河兩岸筑堤、植樹、防洪除患。所剩部分,就賑濟百姓,少數用于修筑琴臺。修筑的琴臺,四周青磚白灰砌成,高達15.6米,頂部46平方米,而且建有坐北向南、雕梁畫棟、飛角挑檐的琴室五間。檐下四根紅漆木柱,柱體飛龍升騰,氣勢雄偉。臺下南側造有八角休息亭,亭內透花木刻,圖案為二龍戲珠。再旁邊是五米見方的池塘,五色金魚游擺,亭池相映成趣,煞是好看。此后元德秀公閑暇或農閑時節登臺彈琴,對圍觀聽琴的人噓寒問暖,了解下情,并將所帶飯食與民眾共餐同飲。由于他平易近人,和藹可親,百姓們樂意和他交談。每逢他彈琴時,四鄉百姓聞之,聚者數百人。每至收獲后百姓聽到他的琴聲就自覺將糧稅送到縣衙。元德秀利用機會宣布施政措施,征求百姓意見。

    元德秀在任魯山縣令期間,他追隨堯舜,廣施仁政,提倡道德,教化人民,以圣賢之風勤勉于政,堅持操守,潔身自好,從不收受別人賄賂。終日素餐,一身布衣。深得人們尊敬和愛戴,被世人稱為“魯山大夫”“元魯山”,被魯山人民稱為“元青天”“元神仙”。三年任滿離開魯山時,只有一匹薄布,別無分文,百姓與之揮淚而別。

    中國自古就有“樂在人和”之說,為什么老百姓盡皆元德秀的知音呢?因為元縣令和俚俗百姓之間,素日就心有靈犀,情同魚水。據史書記載,元德秀終生以七弦為妻,不曾婚娶,平日所得俸祿,多用來扶老存孤,賑濟窮困百姓。元德秀通過質樸若流水的音樂教化,把魯山治理得山無盜賊,路不拾遺,由于政通人和,百姓愛戴,納皇糧時,不用隸卒下鄉催促,只要元德秀抱琴登臺彈奏一曲《慶豐收》,全縣百姓聞琴便奔走相告,爭先恐后地繳納皇糧。故而這以仁德、誠信為核心的“琴臺善政”,千百年來,一直為文人墨客所歌頌,如明代詩人姚裕,在《琴臺》一詩中寫道:“琴臺百尺枕蒼天,今日登臨憶往年。漫想紫芝為政暇,幾多情思付絲弦。”;明代成化年間,魯山教諭陳孜,在《琴臺善政》一詩內,更畫龍點睛地寫道:“賢侯德政愛民深,百尺高臺靜撫琴。一曲清風弦上調,滿腔和氣軫中吟。伯牙昔日堪同操?單父當年不易心。高山流水非獨樂,至今追慕仰德音。”

    湖北武漢古琴臺,伯牙以一曲《高山流水》,與子期成為朋友中的知音而流傳千古。四川成都古琴臺,司馬相如以一曲《鳳求凰》,與卓文君成為紅顏知音而傳為愛情佳話。魯山的古琴臺,元德秀以一曲《于蔿》歌,成為萬民知音而流芳百世。我認為,伯牙與子期、相如與文君的知音皆是小知音,元德秀與魯山人民的知音才是大知音。如果說湖北武漢古琴臺開創了我國琴臺和知音文化先河的話,那么四川成都古琴臺則開辟了我國琴臺和知音文化的新領域,而魯山古琴臺則將中國琴臺和知音文化推上頂峰。元德秀“三尺瑤琴寄民意,一腔熱血為庶黎”的善政之舉,就其政治影響和社會意義來講,可謂前無古人后無來者。康熙十九年(1860)魯山縣令傅燮詗的另一首《琴臺種樹》寫到:

    唐世鳴廉余韻遠,遺臺高峙碧嶙峋。當年逸致還堪想,此日徽音尚在民。

    肯使荊榛侵勝地,好栽桃李笑芳春。公余爛醉憑欄處,樹影花香任滿身。

    這首詩提醒我們莫讓雜草雜木侵占琴臺這一勝地,栽些桃李樹來美化琴臺,愿公余時間常來憑吊前輩,足見作者對元公之崇敬。

    盛世修臺乃善政之舉,為弘揚這底蘊深厚的“琴臺善政”,謳歌棱角奇特的“琴臺文化現象”,更大范圍內彰顯元德秀“文政、德政、勤政、廉政”精神,達到“民目其臺,仰政治之善”的目的,衷心希望有關部門在“增其舊制,刻唐賢今人詩賦于其上”的同時,深入挖掘整理琴臺歷史文化,聘請音樂名家研究整理并創作《于蔿》名曲,奠定魯山琴臺為中國第一琴臺的歷史地位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簡介:孫惠娟,魯山一高中學語文高級教師。


国语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